吴江党建联动网:吴江开发区(同里镇)  汾湖高新区(黎里镇)  吴江高新区(盛泽镇)  太湖新城(松陵镇)  七都镇  桃源镇  震泽镇  平望镇  吴江机关党建      
今天是2018年08月16日 星期四
首页 > 老干部工作 > 正文
他是吴江离休干部捐遗第一人 老校长 一路走好
来源: 吴江日报       发布时间:2018-08-10 10:17

8月7日早上8点,苏州市殡仪馆菊花厅,现场布置得十分简朴。盛泽中学老校长刘化南的遗体告别仪式在这里举行,享年93岁。

鲜花簇拥着的老人,面容安详。按照其生前遗愿,遗体将捐献给苏州大学医学院。2001年签下遗体捐献志愿书,17年后,他送出了这份沉甸甸的“生命的礼物”。

老伴走了

“他吃得起苦,简朴一辈子”

刘化南于1949年参加革命工作,先后在苏州多所中学担任教导主任。上世纪50年代在盛泽中学的前身私立吴江盛湖初中担任校长,上世纪80年代再任盛泽中学校长,并于1986年正式离休。

2015年,刘化南摔断了腿骨,住院治疗痊愈后,考虑到他年事已高,又患上了阿尔兹海默症,生活自理困难,于是家人安排他转入护理院,得到更好护理的同时也可以多与外界接触。期间,84岁的马月英一直守在老夫妻俩居住了大半生的盛泽镇印染新村一套老公房里。

“这套房子还是当年我向厂里争取来的。”马月英说,后来,老伴的学校分房子,连食堂烧菜的师傅都轮上了,可他这个一校之长却始终没为自己争取过,这让包括她在内的家人和亲朋都无法理解,“后来我想通了,他就是这样的人。”马月英说,这一生,老伴始终是当年那个跟着大哥,挎着一篮熟鸡蛋,一路从安徽霍邱老家走到苏州的吃得起苦的人。

盛泽中学的老校址,现在的盛泽小学昇明校区所在地,至今可以看到老校长当年盖的楼。“那真的是从废墟上一砖一瓦建起来的。”马月英说,那时候政府没钱造学校,给了老伴一座破庙,拆了盖学校。为了防止建材被偷盗,老伴就晚上打地铺,守着工地。

“他不怕苦,下放南麻的时候,和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身上的衣服打满补丁也毫不在意。”马月英回忆起老伴住牛棚的往事还是忍不住笑,“他说,牛晚上必须拴好,不然不留神会被踩到。”那段岁月里,地主家庭出身的刘化南与农民打成一片。后来他重返学校,还时不时有农民朋友来找他叙旧。

“他自己简朴了一辈子,从未想过为子女争取什么。”马月英感慨地说。

图为众人悼念刘化南.jpg

老校长走了

“他对寒门子弟充满关爱”

8月7日一早,盛泽中学67届、68届的学生代表陆续从周边地区赶到追悼会现场,送老校长最后一程。

“去年我们毕业50周年同学聚会,几个同学去看望刘校长,当时他的精神很好,见到我们也非常开心,几乎叫得出在场每个人的名字。”盛中67届学生孙继良说,在同学们的心目中,老校长平易近人,温和风趣,很有亲和力。

得知老校长逝世的消息时,盛中67届学生、盛泽实验小学原副校长康美英愣住了,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于康美英而言,她与老校长之间有着父女般的师生情谊。“如果不是刘校长,我或许早就辍学了。”康美英说,她上高一时,母亲生了场大病,需养病半年,这样一来,原先的工作也不得不放弃。家人商量后,决定让家中老大康美英辍学顶替母亲的工作。“刘校长坚决不同意,他说‘你是读书的料,是能考清华的’。”康美英说,后来,老校长说服了她母亲所在的工厂,保留了母亲的岗位,又免除了她的学杂费,还送给她一大摞大学的学习资料。

然而,因为那场十年浩劫,康美英最终没能圆“清华梦”,年少的她经受不住压力,将资料还给了校长。“我记得校长哭了。”讲到这里,康美英不禁潸然泪下,“校长后来问我,怨不怨他,当初硬拦着我,没让我辍学进厂,最后只能下乡,可我怎么会怨呢?”

曾与刘化南共事过的盛泽中学退休教师杨传泳至今还记得,上世纪80年代初,自己成家有了孩子,一家五口挤在一间15平方米的小平房里,生活过得很是艰苦。老校长知道后,想办法从学校腾出了一间28平方米的宿舍,化解了他们一家的窘境,“这件事我铭记至今。”

“感恩最深的地方,是老校长对寒门学子的关爱,他总会想方设法让大家读上书,把书读下去。”盛中67届学生褚巧英说。

“当时,学校的老师拿40块工资,我老伴只肯比老师多拿2块,然后还要补贴给学生。”马月英说,“只要觉得对的,对学生好的,他都会坚持去做,从不怕得罪人。”马月英的眼中,满是对老伴的赞许,“他这一生,桃李满天下,也耿直了一辈子,从未想过‘打招呼’‘开后门’。”

2009年建国60周年,教育系统为离休干部一人颁发了一枚功勋章,“父亲可高兴了,戴着勋章让我们拍照,然后当宝贝一样珍藏起来,还说要传给我。”女儿刘杭彬说。

微信图片_20180808090421.jpg

第一排左三为老校长刘化南

老父亲走了

“这是他生前的愿望”

老父亲走了,最舍不得的是他的女儿刘杭彬。

刘化南住进护理院之后,虽然请了护工,但她每天都会去看老父亲。为了全心全意照顾父亲,她辞掉了工作。

老父亲的离世,让刘杭彬无法接受。身体一向很好的父亲除了摔跤导致的身体不便外,并无其他疾病。她还想着能陪着父亲过百岁。“父亲过世后,苏大医学院来人,我甚至问他们能不能反悔。”刘杭彬说。

但刘杭彬知道,这是父亲生前的愿望。2001年父亲做这个决定的时候,她第一个支持父亲,并陪着他去民政部门签字,成为吴江第二个登记在册的遗体捐献志愿者。这个平时最理解父亲的女儿,哭着说:“拿到证书后,父亲贴身的口袋里,常年放着红十字会的联系方式,他跟我说,万一他走了就打电话。”

“人死了修坟墓还要占一块地方,不如捐献给国家的医学事业。”在老伴的带动下,2012年,马月英也做出了捐献遗体的决定。

刘化南做出决定的那一年,正是吴江开展遗体和器官捐献的元年,据区红十字会统计,目前吴江登记在册的遗体捐献志愿者有264人,器官捐献者133人。“盛泽是目前捐遗志愿者最多的一个镇,刘老这么多年不遗余力的宣传功不可没。”区红十字会副秘书长严康康说。

“他是离休老干部中的捐遗第一人。”区委老干部局副局长吴献忠对记者说,受传统伦理观念影响,社会舆论给捐遗者家属带来的压力是巨大的,这就更显得刘老及其家人精神的难能可贵。

个人介绍:

刘化南同志1925年1月生于安徽省霍邱县周集区,1949年5月参加革命工作。曾在苏州市私立纯一中学、吴县东山中学担任过教导主任,1951年9月至1958年5月在盛泽中学的前身私立吴江盛湖初中担任校长,1958年下放到盛泽公社务农,1963年8月调回盛泽中学担任教导主任,曾当选吴江县、苏州市政协委员,盛泽中学副校长,1980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1年4月至1984年8月再任盛泽中学校长,1984年9月至1985年8月盛泽中学党支部书记,1986年2月正式离休。